我國烘幹設備產業:商機無限 誰將分得“最大的奶酪”?
分享到:

原理.jpg

我國既是糧食生產大國,又是人口大國,糧食是維持國家安全、市場穩定的基石。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糧食生產國和消費國,每年總產糧食約為5億噸,而糧食收獲後在脫粒、晾曬、貯存、運輸、加工、消費等過程中的損失高達18%左右。其中,因為氣候原因,穀物來不及曬幹或未達到安全水分造成黴變、發芽等損失的糧食高達5%左右,每年損失約2000萬噸,直接經濟損失200億到300億元。從這個意義上講,發展糧食烘幹設備產業是非常必要且具有戰略意義。那麽,當前我國烘幹設備產業現狀如何?麵臨哪些問題和瓶頸?今後的發展方向在哪裏?誰將扛起行業領軍“大旗”?

糧食烘幹技術作為維持儲糧穩定最基本且最重要的技術,我國一直給予高度重視與支持。隨著機械化收獲技術的應用,糧食收獲效率大大提升,機械化收獲必需配合穀物幹燥機械化。經過數十餘年努力,我國糧食烘幹技術雖取得了快速發展,但隨著人們對優質糧油需求的提高、環保理念的升級,現有烘幹技術在一定程度上已無法適應生產需要。

前景看好,道路曲折,我國的烘幹裝備產業發展還處於非規範性發展階段,前路充滿壓力和挑戰,要邁向良性健康發展的軌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現狀:規模化、規範化和標準化程度較低

“在‘耕種收儲’環節中,糧食烘幹為缺環。”河南工業大學教授張來林直言不諱地道出了目前我國糧食烘幹“一片繁榮”背後的“岌岌可危”。“我國糧食烘幹機械化水平較低,還不足10%,而日美機械化水平在95%以上。目前農業機械化向全程化和全麵化發展,農機需求則向產前產後延伸,農機需求熱點也向烘幹類設備——糧食烘幹機發展。”

雖然國內各家企業研製的幹燥設備各有特點,但受主觀認識和客觀條件的限製,多數糧食烘幹設備在設計製造和實際推廣應用中普遍存在一定的問題。

烘幹設備設計製造方麵,中糧工程裝備(無錫)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郭善輝認為,我國現階段存在理論與技術上的種種問題。“首先,理論研究缺乏成為製約烘幹技術與設備發展的瓶頸。目前,我國相關大專院校、科研院所及幹燥設備製造企業沒有完善的實驗平台,實驗手段落後,產品研發投入不足,因而在設備設計中帶有很大的盲目性,工藝參數不盡合理,尤其是沒有針對不同物料的幹燥特性,對現有幹燥設備關鍵部位進行精準研究,影響了幹燥機的使用效果。另外,我國的烘幹機還大量存在著傳統的手工製造方式,使外觀和適用性都受到影響。近十年來,我國不斷開發出新工藝、新機型、新能源的機型,培養了大批烘幹技術人員,湧現了大批糧食烘幹機生產廠家。但是從烘幹技術上,我國還十分落後,無法和國際上先進水平相比。”

在先進製造業的技術體係中,標準及標準化的作用在當今經濟全球化的趨勢下發生了質的變化,標準化對產業的技術進步和競爭有著深遠的影響。能否把握機遇,在標準化領域取得先機,對我國先進烘幹製造業的未來發展具有重大的戰略意義。

張來林認為,在實際推廣應用方麵,我國烘幹設備產品規模化、規範化和標準化程度較低,存在四方麵問題:對烘幹設備標準化認識程度不夠,目前仍然沒有將烘幹設備作為一個工序生產,不能與其他設備進行無縫對接;標準化投入不足,如何讓各廠家自覺執行標準,或者讓廠家必須按照標準生產,在這些方麵的投入還遠遠不夠;由於人才的匱乏,目前標準的製定與相關產業技術的研究和發展嚴重脫節;標準製定與推廣脫節,現有的烘幹設備標準不少,但是沒有進行有效推廣,也沒有相關的文件讓烘幹設備必須按照標準執行。


據了解,2005年,低溫循環糧食烘幹機企業不足10家,到2016年年底增加到109家。由於無序競爭和不平等競爭,既沒有給用戶創造利益,也沒有給企業帶來效益。去年年底,中國農機工業協會對部分烘幹機企業進行調研後,行業同仁都希望規範行業標準,提高產品質量,盡可能地做到公平競爭。


規範和提升行業標準亟需提上日程。山本機械(蘇州)有限公司總經理吳軍表示:“在鑒定檢測方麵,希望能加快製定和認定國家水分檢測標準,並由事前檢測轉變為事後考證。目前,由於烘幹機有國家補貼資金,因此企業銷售前必須想法設法通過鑒定進入國家補貼目錄。一旦通過鑒定,在實際銷售中可能存在減配、減質等問題,出現與鑒定產品不同的產品。另外,新產品和新技術的更新周期加快,而烘幹機檢測受季節影響和檢測時間長,間接影響了企業引入新技術的積極性。通過事前備案,事後檢測考證的方式,有利於新技術的導入,加快新產品的開發和入市。”

吳軍建議,烘幹機應由專業檢測逐步轉變為用戶參與檢測。目前,國內烘幹機質量良莠不齊,讓用戶很難判定。在國外,除企業本應該生產合格產品外,很多用戶和收儲部門也在間接地參與評判。建議學習國外的經驗,讓用戶參與和監督產品質量。”

中國農業機械工業協會烘幹設備分會會長胡學軍認為,烘幹機行業標準不僅是判定產品合格與否的標準,更應該是處罰不合格產品的依據。通過製定行業標準,提高行業準入門檻,將規模小、技術含量不高、能力低下、隻注重眼前利益缺少研發投入等廠家進行淘汰。

另外,需要增加政府、企業、用戶之間的溝通渠道,規範市場行為,使烘幹機行業實現良性循環。隨著大型企業進入烘幹機行業,市場的競爭越來越慘烈,相對於資金實力不足的中小型企業,產品的質量性能才是核心競爭。像德、美、日等發達國家,增加政府相關部門、企業、用戶的溝通渠道,積極引導和規範市場才是核心競爭力,其次才是講求價格合理。

|前景:形成智能糧食幹燥倉儲一體化解決方案

“糧食烘幹設備的發展須重視節能和能量綜合利用,綠色、節能、智能、高效將是未來我國烘幹設備產業發展的新方向。”胡學軍表示。

當前,我國糧食烘幹設備多以燃煤為熱源,而西方發達國家則以燃油和天然氣為主。然而,燃煤的爐體龐大,熱效率低,單位熱耗較高,不易控製風溫,鋼材、水泥等建材消耗多,製造成本高,使用壽命短。並且,燃煤會排放出大量含硫氣體與粉塵,對環境汙染大,不利於環保。

隨著我國環保要求的不斷提高,煤、油作為熱源已慢慢被禁止使用,生物質燃料又有著熱值低,燃燒不易充分等缺點,因此使用綠色新能源已經成為了必然的趨勢,現有的新能源主要有蒸汽,瓶裝液化天然氣,電力(水源熱泵技術),遠紅外線、太陽能、微波等其他綠色新能源。

“烘幹設備的發展趨勢是充分發揮不同地域的能源特點,如采用各種聯合加熱方式,移植熱泵和熱管技術,開發太陽能型糧食烘幹機等。還要發展糧食幹燥機的自動控製技術、以保證最優操作條件的實現。隨著人類對環保的重視,環保型的糧食烘幹機及熱源將是未來深入研究的方向。”張來林對記者說道。

智能化,是助推烘幹製造升級的另一關鍵因素。

日本佐竹株式會社部長河野元信介紹了日本在收獲幹燥技術智能化方麵所作的努力。日本的收獲幹燥技術作為中小規模機械化體係達到了極為精準的程度。為了提高穀物機械烘幹的效率、確保烘幹品質、節能減排,幹燥中的稻穀水分自動測定、根據水分變化率控製幹燥速度和幹燥濕度、防止過幹燥的自動控製、夜間減輕噪音的靜音化設計、防止異物混入、遠距離操作、操作盤顯示的大型化等技術得到進一步開發。今後,日本烘幹企業將加大ICT(自動在線測試儀)與烘幹設備的融合、從收獲到烘幹的信息一元化管理等稻穀烘幹的智能化技術的研發應用。

除了控製烘幹過程,日本在品質檢測和信息溯源方麵,建設也相當完善。由於日本消費者對食品的安全越來越重視,幹燥設備不僅要追求高品質和高效益,還導入了稻穀信息溯源係統,將生產加工流通中的所有信息,通過多種方式提供給消費者。

對於烘幹的智能化控製,我國已經取得了一定進步,並在不斷探索。據郭善輝介紹,下一步,我國烘幹設備將在烘幹核心控製係統上實現突破。通過觸摸屏提供操作接口對烘幹設備進行連鎖啟停,並實現與水分儀、溫控儀表、能耗計量表等現場檢測儀表數據的實時采集和交互。係統將采用水分儀實時檢測穀物水份,自動調整烘幹時間,智能化控製烘幹全過程,避免過度烘幹,提高烘幹效率,降低能耗,真正實現烘幹作業智能化、水分和溫度控製精準化、數據監測實時化和過程控製可視化。

未來,烘幹設備將與智慧化糧庫係統實現無縫對接。糧庫智慧化、信息化、數字化建設都作為配套建設內容之一,通過庫區信息管理平台的建立,實現糧食倉儲保管智能化,糧食作業自動化和日常管理可視化。烘幹作為主要的糧食倉儲保糧手段,也是智能化建設的一個信息節點,烘幹係統采用標準、開放性的數據接口,與上層管理平台無縫數據對接,實現烘幹作業排產、設備管理、能效分析和班組考核等管理功能。此外,烘幹過程控製、設備運行狀態、參數設定監控、能耗等數據也可直接進行數據共享和互聯,解決糧庫信息化管理建設中出現“信息孤島”的問題。

“我們應將自主創新研發與借鑒國外先進經驗相結合,形成智能糧食幹燥倉儲一體化解決方案。糧食儲藏是保證國家糧食安全的一個重要環節,而智能糧食幹燥倉儲一體化解決方案,通過自動控製技術、軟件技術、通信技術、數據庫技術、專家係統等技術手段,可以全麵提升儲糧設施自動化和信息化水平,進而最大程度地降低儲糧環節的糧食損失,同時為糧食從業人員提供一個優質生活和工作環境,為經營者創造一個更有利於經營發展環境,為政府構建一個高效的糧食安全管理環境。”胡學軍認為。

|商機:誰將分得“最大的奶酪”?

“日本的主食是大米,稻穀是其主要作物。隨著消費者對大米口感的追求,日本稻穀烘幹技術已經從單純的量多便宜,逐步轉變為追求美觀、美味和安全、放心。烘幹技術也隨市場需求,從原來的隻考慮烘幹效率,發展到現在同時注重烘幹品質、節能和智能化。日本比較知名的如金子、山本和佐竹等烘幹機企業之所以能獲得成功,很大程度取決於重視烘幹技術的研發創新。農業機械研究所設有稻穀烘幹加工研究、實驗室,而烘幹機生產企業均有相應的技術開發部,配備了精幹的技術力量和現代化的研究和試驗手段。”河野元信提到的這些日本烘幹龍頭企業,都有80年以上的曆史。它們技術力量雄厚、管理水平高、注重新技術的開發應用,生產自動化程度高,下料、折彎等都采用數控設備,焊接、成型加工和噴塗基本都是采用機器人,生產的烘幹機質量好、精度高、自動化程度也高。這些都是其繁榮不倒的發展密鑰。

而近年來,我國糧食幹燥行業交出一份令人滿意的成績單:2010—2013年,國內烘幹機保有量以年均150%的增幅快速增長。據不完全統計,2013年國內糧食烘幹設備市場銷售額超過30億元。

然而,我國機械烘幹糧食不足10%,而發達國家可達到95%,由此可見我國糧食幹燥機械發展遠不能適應糧食生產發展需要。再加上,隨著農產品深加工的發展,農民增收和農業現代化進程的加快,糧食烘幹機必將有廣闊市場前景,發展潛力巨大。據測算,如果機械烘幹比例達到30%,還至少需要8000—10000套烘幹設備。

據了解,當前我國糧食烘幹機生產企業有400多家,但大部分烘幹機設備廠家規模小、入門門檻低、技術含量不高。很多企業隻注重眼前的利益,缺乏係統的思考,專業從事研發的比較少,主要都是靠相互模仿,與國際產品技術差距相差較大。烘幹機行業亟需強有力的大企業引領行業的發展。

“當前,糧食烘幹設備市場需求已經發生了變化。從產品形態來看,客戶需求從單個烘幹機械發展到配套烘幹設備,再到烘幹儲運一體化成套烘幹工程。”胡學軍表示。

“國家提出的‘中國製造2025’戰略,其中對農業裝備發展提出了新的目標和要求。我們認為,‘農機製造2025’也就是‘農機製造4.0’,應該包括兩個層次,即‘農業裝備製造的4.0’和‘農業生產的4.0’。‘農機製造2025’的提出,將促使農機裝備行業不再是單一的買產品、買服務,而是買方案,即為廣大農民和農業生產組織提供不同作物、不同規模、不同農業生產模式的現代農業生產解決方案。

王喜恩認為,農機工業4.0涉及產品研發、生產製造、市場開發、用戶維護及服務的全生命周期的係統的解決方案,是實現互聯網和傳統工業行業融合的製高點。從目前的現實情況看,農機製造業還不能操之過急,還需紮紮實實向先進國家學習,在實現工業自動化的同時,解決端到端的流程問題,推進企業全麵信息化建設,同時解決產品定義、標準缺失問題,重視軟件、流程、規則的製定與培養,繼續加大對產品製造自動化裝備問題解決力度,打好工業4.0基礎。

“糧食烘幹的特點之一,就是作業時間短,隻有做到爭分奪秒,才能提升利潤。所以設備性能可靠是製勝的根本,選擇品牌產品是質量與服務的保障。AG亚游集团智能專注於高溫熱泵節能環保技術的開發及應用,為工農業加工產業的企業或個人提供節能環保技術和最綠色的成套烘幹設備及熱泵烘幹工藝技術,AG亚游集团牌“農業節能環保烘幹機”通過了廣東省高新技術產品認定。

隨著經濟全球化進程的加快,更多的跨國公司將把目標轉移到中國市場。日益激烈的競爭要求我國的烘幹設備製造企業必須通過技術進步、吸收國外先進技術、自主創新來提升產品品質。

文章來源中國農機化報導